来自 特技摩托 2019-09-16 02:36 的文章
当前位置: 新萄京娱乐手机版 > 特技摩托 > 正文

罪恶之种5

五  林奇·难言

“你、你在说什么?”林祖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颤抖,眼眶湿润了起来。

“没有时间了,边走边说吧。”穆少安见状,催促道。

“嗯…嗯!”少女回过神来,小跑着向青年靠近。

两人一前一后跑下了楼,当穆少安将自己的座驾推出启动后,林祖祖脸上出现一个大写的懵逼。

“就算我相信你下了楼,也不会坐着这个跟你走啊。”林祖祖跨上青年那辆看起来就贵的要死的摩托,身体使劲往后,尽量不去碰到这个陌生的异性。

“那我就说我是个富二代,工作家里找的,今天第一次出任务。”穆少安想了想,把顺手带上的头盔取下,转身按在少女的头上。

林祖祖还想问什么,声音却被引擎的巨响与机车带我速度给打散了。

这跟爸爸以前带她上下学开的助动车可不同,林祖祖觉得有些害怕,终究是抓住了青年的衣服。

1.5公里外,仁善医院。

“我说护士啊,我们林哥已经推进去这么久,怎么还没抢救好。”身材魁梧、满脸凶相的魁梧男人在前台狠狠地拍了下桌子。

小护士一看就是实习的,明显无法应对这种状况,战战兢兢地回答:“因、因为前不久抢救了个rh阴性血的病人…紧急血库也用上了…现在已经向分院紧急调配了…我…”

眼看着小护士就要被吓哭了,一个眼瞅着只有十几岁的小男生人精似地拍拍男人的肩膀,又给护士小姐姐抛了个媚眼。

“张哥,你也别着急了,咱们等等穆老大,看看和医院谁更快吧!”说是这么说,他的脸上却也是掩不住的担忧。

话音未落,曹操便到。

“医生!这里有B型rh阴性血的人!尽快安排输血!”穆少安大声喊着,根本没有先前从容的样子,同林祖祖二人风风火火地跑过来。

之前还强装冷静的小男生一下子绷不住,跳起来喊道:“林哥有救了!”

这下轮到张虎狠狠压下他的头,带着他转过身去,压低声音说:“不是说了不能让林哥女儿知道吗?你是不是傻!”

小山立刻捂住自己的嘴,小心翼翼地转过头看二人的反应,却见那俩人因为过于焦急,完全没注意这边。

谁知这二人刚松一口气,就听护士长说道:“立刻跟我来验血!”

“还要验血吗?不都已经是亲生的了吗?”张虎又急了。

“熊猫血遗传率本来就小!除非父母二人都是阴性血,不然也不可能是百分百的!要是输错了,病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。”刚才还怯生生的小护士突然就拔高了声音,倒是把男人吓了一跳,他只是看了她一眼,却也没有继续说话。

一边,林祖祖验完了血正焦急地等着结果,无意识地按着指尖的棉花,她目光涣散、有些失神,却是没有哭泣。穆少安看着这情形也没办法说什么,只能立在少女不远处。

倒是护士长见多了这种情况,开口想安慰下少女。

“结果几分钟就能出了,只要没问题,立马可以安排你进手术室。病人现在情况还不算太坏。”

林祖祖听到这话,果然回了神,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看护士长,又望了望穆少安,最终将目光投出了门外。

这时,伴随着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前台的小护士噔噔噔地跑过来。

“附近的社区医院有备用的血液储备,已经送到了!”

听到这话,林祖祖一下子站起来,往门外跑了几步,就见到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提着个保温箱飞快地往手术室跑去。手术室门开了一道缝,将箱子拿了进去。那个医生喘着气在关上的门前站定了一会,呼出一口长气,整个人一下子放轻松。

他转过身,仿佛是看到了小护士,径直朝这边走来。

“小安安,有没有想哥哥我啊?”与刚才用心的可靠不同,他冲小护士轻浮一笑。

“你…”她明显脸一红,继而责怪道:“病人家属还在这里呢!”

白九这才看向失魂落魄的少女,仿佛是她的孱弱气息,让他的眉头不自觉的微皱。

“李医生手稳,技术高超,你也别太担心了。”他安慰道。

林祖祖回过神,看了看男子,好像是想憋出一丝微笑回应对方的善意,因为一般医生是不会说这样的话。可她最终还是嘴角向下,一滴泪溢出眼眶,低下了头。

哎,这女孩子…长得还算可爱,只是眉峰太淡…显得很没气势…奇怪…

白九忽然感觉到一丝敌意,看到少女身后的青年,他尴尬一笑,摊摊手退到小护士身边,和她一起回到前台。

穆少安向前两步,动作有些犹豫,终究是从旁边搂了少女的手臂。这看起来只有安慰的意思,没有半分的越界。

林祖祖还是在低着头与眼泪做着对抗,青年给予她的温度却好像击垮了她,眼泪大颗大颗落下来,打湿地面。

那边赶过来的张虎与小山见状也只是默默地立在不远处,四个人安静地等着手术结果。

林祖祖对父亲的情况什么都没问,甚至连怎么受伤也是。就好像一点也不感兴趣一样。

手术室的灯灭了,房门发出响动,向外被打开的时候,林祖祖却发现自己腿发软迈不动步子。穆少安见状赶紧扶住她,便也没有第一时间赶过去。

倒是机灵的小山一个健步就冲了过去,刚好迎上走出来的主刀医生。

也许是李医生这种情况见得多了,还没等小山开口就说道:“手术成功了。病人还在麻醉中,马上推出来。等病人醒了,马上找值班医生。”说罢,边解口罩慢步离开。

听到这话的林祖祖如释重负,身子一软朝墙上靠去,穆少安搭着她的后背好在她摔倒的时候扶住她。

听着病床轮子滚动发出的声音,手术室门再次缓缓打开。

朝思暮想、怨过恨过却依然想念的爸爸正躺在那里,林祖祖却迟疑着没有过去。

他…不想让我知道他的事情…那我…

身后,穆少安轻轻推了她一把,少女一个趔趄,向前跨了一小步,终于是忍不住小跑起来,到病床旁边跟着一起走。

林奇脸色苍白,还没恢复意识,只有还算平稳的呼吸代表着他的存在。少女一时间又感觉眼眶泪湿了。

按照医生的说法,麻醉的效果还将持续两个小时,看着爸爸的脸庞,坐在病床边的林祖祖终于是忍不住开口。

“我爸爸…”

穆少安心里一紧,想着该来的终于还是要来的,结果少女的问题却让他吃了一惊。

“他这五年过得好吗?”林祖祖的声音有点沙哑,哭了那么久,一口水也没喝过。

“嗯?”青年愣了下回过神,“应该还算过的去吧。”

可现在是这样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,连穆少安都觉得自己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。

“因为我开了个酒吧…”他开始解释,想着能让少女更加相信些,却被她打断了。

“他不想告诉我…也是…为了保护我吧?”林祖祖就这么看着男人,五年的时光流逝,倒是没有在他的脸上留下什么痕迹。

“所以啊,就尊重他吧。”她轻轻地说,仿佛是在叹气。

亲爱的爸爸不辞而别五年,其中从未有过任何联系,坚强的妈妈只在背后偷偷落泪,劝导着小小的祖祖不要去怨恨,要去相信。是的,这五年,这个家,还是想念着这个不负责任的男人。

“小鬼头,你可是留着我身上的血脉的,所以能不哭就不许哭!”小小的自己含着泪,目光中的爸爸有些模糊。

“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就是你们娘俩。”爸爸微笑的眉间却好像有一丝忧愁。

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强大而温柔的,哪会有现在这样苍白无力的样子。林祖祖就含着泪坐着、想着、望着。

那么,现在是可以哭的时候吗?爸爸?

穆少安见状,心中一阵郁结,思绪回到第一次见到林奇的日子。

五年前的一个雨夜,青年刚和家人吵完架赌气开车狂飙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。就在他点烟低速行驶的时候,一个黑影突然窜出直直地撞到车上。

穆少安一脚刹住车,他有些懵,但还是立刻下车,来到那人身边,着实吓了一跳。一件破破烂烂白衬衫几乎被鲜血染红,在被大雨冲刷又有些褪色。腹部一个血洞依旧在不断的流血,更别提其他部位深深浅浅的锐器造成的伤口。

20公里时速能把人撞成这样吗?

他蹲下去,发现那人竟然还有一口气。

只犹豫了两秒,他就把人拖上了后座,因为用力,伤者的腹部伤口又流出大量的血。

别别别…大哥你可别死…

他在车找到一条擦手的毛巾,用力堵住那可怕的血洞,那人仿佛是因为疼痛突然挣扎了下,微微睁开眼睛,发出一声呻吟。

“大哥,你叫什么?”穆少安试着和他说话,想让他更为清醒点,好增加他活下去的可能。

“林…林奇。”

本文由新萄京娱乐手机版发布于特技摩托,转载请注明出处:罪恶之种5

关键词: